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15, 2014

哆啦A夢與霸凌

 
今天看到新聞報導,教育與家長--包括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高雄市各級學校家長協會--團體,均認為日本卡通「哆啦A夢」劇情有助長校園霸凌之嫌,主張華視屬於公廣集團一份子,應該「自律先下架」,嚴選無霸凌情節的集別,再重新播放,以保護兒童身心健全發展。
 
我真的覺得莫名其妙,所謂老師、所謂家長的這些家父長團體根本就搞錯重點了。是的,目前電視台的卡通常有不宜兒童觀賞的暴力、霸凌情節,然而光是以「影響力大,孩子缺乏自己判斷的能力」來要求卡通下架,完全就是矯枉過正的行為。請這些老師與家長團體先看看我們的電視新聞都在播甚麼,而家長們吃飯時配電視新聞的比重又有多高,再來投訴哆啦A夢裏頭胖虎欺侮同學叫做「恐引發霸凌的負面影響」好嗎?
 
我們當然要矯治校園裡的一切霸凌行為。但那絕對不是光靠著禁絕一部卡通就可以達成的--《黑魔女》裡面,可惡的史提芬還剪下了Maleficent的翅膀咧,這是不是暴力?《冰雪奇緣》眾人對魔法阿姐的恐懼,是不是霸凌?把一部受歡迎的卡通當作霸凌出現的代罪羔羊,這個答案未免也太便宜太方便了吧。好,你說--「可是電影都是我們陪著孩子一起看啊。」所以囉,家長們老師們,先問問你們自己--究竟有沒有花足夠的時間陪孩子度過每一個電視時光,扮演你應該做的「導讀」角色,從電視卡通裏頭讓他們看出什麼,而甚麼又是他們不該做的。
 
還是說,你們本來就只是把電視卡通當成安親班,當成自己失職的安慰劑,然後孩子出錯了,你們就「開除」這個安親班老師。拜託世界上哪有這麼方便的事情啊。
 
拒絕霸凌的重點始終都在告訴孩子--這是一個異質化的世界。我們必須求同存異,尊重每一個個體與自己不同的差異,像是考試總考不贏他的王聰明(那些令人又愛又恨的永遠的第一名啊),像大雄的翻花繩技藝(這不是卡通裡不斷揭櫫的,他最與眾不同之處嗎),像小夫家裡有錢到讓人翻白眼(而我們都知道每個班上都有這樣的人),像胖虎的五音不全(他難道不是因為太過自卑而產生了暴力的行為嗎)。所有這些。當然都是卡通不會告訴孩子的,而霸凌的行為,往往都出於「因為她/他和我們不一樣」且又拒絕了解拒絕靠近的心情,不是嗎?
 
講白了,胖虎頂多只是欺侮同學而已。連霸凌都勾不上邊啊。
 
來設想一個可能引起霸凌的場景:有一天,王聰明跟班上同學說,靜香每天回家都一直洗澡,其實是因為覺得同學們很髒……一夕之間,靜香變得沒有朋友了。所有人都說,「賤人,妳才髒。」如果你是家長,你會怎麼做?
 
這可能才是我們,老師,家長們,在現實中無法迴避的問題好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