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20, 2010

〈大樓管理〉


  總是星期天的夜晚,電子信箱
  冷靜下來不再呼告離散羊羔數十分鐘
  時間將到。警示器連結的線路,仍照
  我們已經是在他方了。電子郵件閃滅
  閃。滅。你不再如矢如砥汲出尿液噴射那牆上過路
  閃。滅。可牆仍然是牆。某站某人的
  牆。怎麼回事進不去了嗎

  但在這裡
  某些人的同共的意念塗鴉在牆上
  問的不過是「你最近好嗎」
  「你又是哪位?我叫警察」並再次使得
  居民與警局非常非常快速奔跑來此集合
  最有嫌疑者:
  生日那天湧入數十人漸漸大聲,抱歉
  我們記者會都還沒有開始
  還沒有游擊性地狂歡尚未結束就不能開始
  我們隨之等待並繼續飲宴,喝完就
  吐,吐完就睡,反正
  下一年的生日會否一樣(朋友八成都換了一批)
  下一天的時光序列(遮光罩有孔繫去把它拉整)

  牆外頭好似應有個大的鐘樓鏗鏘
  當人們早起盤整衣裝出門
  都在鐘樓底下掏開褲頭恍惚地小便
  噢,是您的鞋嗎
  我真的非常地抱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