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18, 2018

〈仁愛〉

 
 能不能有一襲鋼鐵的襁褓
 抵禦四月寒夜的語言
 能不能有一顆心
 寬大而豐盛,吃完一桌壞的菜餚
 把每個酒杯的邊緣舔出缺角
 可是唇的柔軟
 是為了親吻,雙臂的深刻
 何嘗不是為了擁抱
 
 曾經以為五月適宜前進
 原先深不可測的那些
 卻一下子說完了
 有個嬰孩遺傳了母親側臉的痣
 穿上了父親那雙大鞋,走路
 且跌撞,前進復又後退
 每個天空走過濕滑的磁磚地
 池畔並無漣漪
 四月突然就掀開了鍋蓋
 再把它焦躁地闔上
 
 應當數算清晰的事
 需要更多日期
 比如說五月的第二十四天
 足夠讓我們在長大之前戀愛
 來得及選擇命運,零錢,銅幣
 抵達黃昏的月台讓滿月成為第一盞燈
 與最後熄滅的一盞
 去年五月埋下的嬰兒
 不時從樓梯小窗窺望憂慮的天色
 
 人群如時針般匍伏
 分針般的列車被日常的秒針超越多次
 秒針般的影子
 在明亮的騎樓下無處容身
 
 彼時的山泉已結為冰瀑
 時間停在不知何處
 讓我們跨越,練習時間或將暫時休止
 練習冷的語言
 但五月飄飄的蠅仍慣常來去
 持續練習,搓手,舔舐的姿勢
 未來的五月
 不會有什麼典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