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Nov 20, 2017

血觀音之最冷的愛

 
看完楊雅喆的《血觀音》,全身發寒。「最冷的愛是怎樣的愛呢?」那天我們穿著自己最華美的衣服化妥了妝到戲院以為已經可以技壓全場了,可看完了電影只覺得冷。
 
我想起那些最深刻的愛。以及那些以愛為名造成的傷害。以及,純粹的惡意。
 
比如說像楊牧那首詩--「童年如民歌一般拋棄在地上/上一代太苦,下一代不能/比這一代比這一代更苦更苦」
 
我是為你好。我是為你好呀。然而愛難道不該是最為濃烈的情感嗎它依然是挖得最深的傷口。叫你往裏頭看。裏頭有蛆。有膿血。但它就端上了桌要你一口口吃下。一口,又一口。它啃食你。而你感覺幸福。
 
我感覺幸福。
 
而且冷。
 
要從《血觀音》的劇本裡找出與這塊土地相關的,那些八零年代發生的社會事件,與截至目前為止依舊無能禁絕的官商勾結的案例,太容易了。那些線索都在我們的生活之中。然而愛是這樣:我們愛著台灣,我們努力。但一切努力都造成了反效果。我們從未改變任何事情。就像愛。愛一個人。愛著你的兒女。愛著一個素昧平生的人與他有一場極樂的歡好。
 
都一樣。都是一樣的都是一樣的。
 
這些都將是徒勞無功的--但楊雅喆終於完成了他的成長三部曲。姑且讓我這麼稱呼《囧男孩》,《男朋友.女朋友》,以及《血觀音》吧。這其實就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成長故事。從懵懂的孩提,學會了叛逆學會了夢想終歸會落空。有些事情會實現,但我們必須用另外一些東西去交換。這是一個睡美人不會醒來的夢境。這是個王子最終可以但也不被允許與公主在一起的故事。
 
我們都在這寧靜之海。「你能出得了海,但你能上得了岸嗎?」這世界如是。社會如是。台灣如是,你我如是。
 
年紀漸長了我們會學會把一切放淡。
 
可沒有狠過一次,怎麼學得會這淡呢?
 
而菩薩依舊低眉垂眼。菩薩只是靜靜看著你。看著我。祂不渡任何人。祂也渡了每一個人。
 
祝福這部非常好看的電影。祝福台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