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20, 2014

〈不過〉

 
  人群火般騷動
  一條深冬的毯子鋪開
  暖
  卻織滿了癌
  你不過闔起掌心
  怎麼就拿走了我的剎那

  我是崖邊的旅鼠嗎
  不過忘記了眨眼
  相知半輩子
  推擠的冰層嘈鬧向我
  封鎖文明
  封鎖了焰火

  不過是顆壞的種子
  落進我懷裡
  隨意餵養了兩人份的貧窮
  難以富足,難以快樂
  有時也誤會
  你我正高速地摩擦
  高溫
  不過冷

  也有些深夜
  你登陸在時間的背面
  留下露水
  留下光線
  在重複與幸福
  與再次重複,與幸福之間
  親手鑲上貓眼石的披肩
  不過有一個破口
  並不太疼

  不過是兩台電視
  在同一個房間
  用無人能聽見的音量爭吵
  生活裡尋常的把戲:
  不過是愛
  不過是陌生人




  --2013年終
  2014.04.20 自由時報副刊
  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772210
 

1 comment:

  1. 這不過是今年的最後一首詩,2013年這樣結束了。今年,其實跟往年一樣,我沒有許下任何願望,因此也不會因此而失落。世界是一個尋常的把戲,沒有人記得它是怎麼開始的,也不會有人,能夠知曉它的結束。

    2014開始碰觸到每一個時區的時候,每個小時都有人複製著別人已經有過的歡慶。有人問,而更多人沒有的問題,是我們在慶賀甚麼呢。沒有人回答的問題,不過也沒關係,不過是個問題。

    年底,總是讓我覺得自己一事無成,不過會有人說,你不是。我想,有時只是需要別人的肯定來肯定自己的存在。不過是衡量了錯誤的價值,不過是繼續被工作傷害,又有甚麼是重要的。

    不過一年就這樣結束了,一首詩,兩個人,兩座城,不過是如常的一天,不過明天放假。不過是同樣的一句話,非常地簡單,不過又很困難。新年快樂。身體健康,給每一個人,今天結束了,不過我們明年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