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Nov 7, 2013

為社會關係加入新的意涵

 
為一個詞彙加入新的意涵、擴大它的內容,乃至增添新的社會實踐方式,並不會導致那個詞彙原有意義的崩壞。

女人投票並擁有參政權,並不會使得男人失去他們的投票權,也不會讓男人無法參政。解放黑奴,不會讓白人失去他們原本擁有的農田與莊園。是的,讓同性結婚,從來就與敗壞異性婚姻制度的神聖無涉;而讓人們擁有基於自主意志組成家庭的自由,更不可能撼動家庭作為人類社會基本單位,它給予人們心理上支持、情感的依歸,乃至休息的場所,那最為根本的功能。

相反地,讓女人同樣擁有投票與參政權,可以在男性宰制的政治社群當中,注入另一種性別的思考方式,讓政治活動有機會更完整地照護到全人類。解放黑人,並且承認黑人與白人在智識與社經地位的不平等乃是來自社會文化的箝制,這讓我們重新省思每一個人的同等價值,從此肯認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同樣的機會,能夠為人類社會做出各自的貢獻。

為一個老舊的詞彙加入新的意涵、擴大它的內容,事實上將能夠為我們帶來更寬闊的思考空間,並回頭思索,長此以來我們究竟給這些詞彙設下了甚麼限制、又因此錯過了甚麼。

一個朋友,和他的丈夫在美國結婚了,他們即將要借用代理孕母的肚子,孕育兩個新生命,一個孩子將來自他,另一個孩子,則將來自他的他。另一個朋友,和她的雙胞胎妹妹早就決定要彼此相伴一生,不婚,不生,不離,不棄,她們兩人的世界從子宮裡邊已經開始相互陪伴,接下來的人生,必然也是。麥可.康寧漢的《末世之家》,也早已為我們描繪了三人同行的家庭形式,能夠為被世界遺棄的人們心中,發揮何等巨大的支持能量。

而這些,都有可能;但在這個國家,這些,都不可能。

我所不明白的是,近日以來滿坑滿谷反對多元成家的聲音,明顯都是沒看過法案內容就大放厥詞。這簡直糟糕透頂了。無論同性婚姻、或者多元成家的法益基礎均需建立雙方合意的前提之下,它既不會拆散任何家庭,更不會危及異性戀現有的婚姻制度。曾經,在那父權滿盈的時代,婚姻是長期的賣淫(而守貞,則是確保這則『交易』的『價值』了),但在當代社會,它更肯定了兩個人選擇的自由,並且擔負法律上彼此相依的權力與義務;而伴侶,無論源於愛侶、性侶、友侶、神鵰俠侶,它所締結的家庭,又何嘗不是人們得以彼此支持往下走的根本單位?

這些新的立法,是試圖多發揮一些想像力,去為一個詞彙加入新的意涵、擴大它的內容,給予它更多面相的解釋。更重要的是,為詞彙與制度增添新的社會實踐方式,並且讓更多人能夠據此選擇他們所想要的道路。

多一點想像力好嗎?或者,把中文學好好嗎?今天在網路上看到某鼻子墊得半天高的可能也沒紅過就已過氣的女星說,「為何就是要統稱伴侶?就是這兩個字搞死人!」也就是這句話,顯示出這個女人是完全沒有法律素養,也沒有社會常識的豬女。再說,有些藝人說,「我絕對支持同性婚姻,但我反對多元成家,因為……」我只想說,去你的,甚麼時候同性婚姻變得這麼受歡迎了,少在那邊把同性婚姻當成你政治正確的擋箭牌。

就是這些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人,聽了別人的話就來阻擋封鎖妨礙別人可能的幸福,你們到底憑什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