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13, 2012

〈少年與他的動態視覺〉



冨樫義博的漫畫《獵人》第306到307話,主角小傑在和嵌合蟻王護衛軍尼飛彼多的戰鬥中,許下極端強大人類肉身無法承受的誓約與制約後陷入無止盡的昏迷,直到第330話為止,仍未能清醒過來……


不,我要談的不是這個。

根據故事設定,小傑從小在鯨魚島上成長,與大自然萬物的浸染與擁抱,讓他練就了絕佳的動態視力。在第28話當中,小傑憑藉動態視力和精準的釣線揮竿,從出擊狙殺獵物的西所身上奪得了44號的號碼牌;而在第145話的貪婪之島篇,小傑更以動態視覺在猜拳月例大會上順利贏取獎品聖騎士的首飾……

我一直、一直想要擁有那樣的動態視覺。

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日常與非常片刻間夾藏的秘密。想要看見在生活當中迎面而來將我傾覆的獸之獠牙,那在航線彼端將我的風帆扯碎的漩渦。我想看清楚噩夢的細節,那麼當我醒來,我就不會再害怕同樣的景色。

即使動態視覺未能幫助小傑在第198話中,目得自巨大如高塔的蟻巢飛躍而來的尼飛彼多,讓凱特失去右臂、並導致小傑最後一次以人形登場,就是在嵌合蟻篇的第305話到307話,他與尼飛彼多的終極死鬥……

是的,我還是想要。我想看清楚,在漩渦中心等待我的,是黑洞還是星辰。

如此看來,動態視覺,那是一種不祥的能力嗎?









2010年,我從北市中心那寬闊緩靜的校園離開,從埋首案牘的研究室離開。

轉身,突然投入極速旋轉足令陀螺都感到暈眩的股票市場。從書桌到辦公桌,從沉默的圖書館書架到看盤軟體上紅綠互見的數字,它們每5秒鐘切換一次搬演著甚麼如鬼娃的笑聲,旁邊還亮著箭頭,有時電梯上樓,更多時候,電梯下樓。

該如何讀解一切,意外踏上的旅途究竟該如何操持,又如何演繹?

我原於財務會計一無所知,於海空運輸的法則一無所知,遑論化合物半導體和積體電路的製程技術,奈米與我何干,高功率頻譜的放大器又與我何干。它們是組成世界的真相嗎?越來越連結緊密的這個星球啊,握手之前換得的名片印有偌大一個頭銜,董事長您好,總經理您好,財務長您好。技術分析,籌碼分析,產業分析,想都沒想過的半導體材料,射頻元件,航運與消費指數與總體經濟,進出口與匯兌衝擊……我快速吸收務求連高分子吸收體都要自嘆弗如的地步。我知道這些。

當然。只是,還不夠。

不只這樣。每天過完,我總感覺磨耗。感覺看不清楚回家的路,總是感覺,那個並不偉大的自己,只剩下一點點。

如此我能說工作已佔去我人生的大半部分了嗎?又彷彿不,他們說,你是個詩人,有些滲漏出去的消息讓我戴上面具,笑久了不知道日子哪部份是真,哪部份則不是。當夜晚過完,新的一日開始,我衝著鏡子裡那個頭髮蓬亂的傢伙乾笑,不太確定他是誰。這是我最大的收穫了。或許我從來都不確定自己是誰,再怎麼把臉往鏡子上貼,這個人,和以前那個人都已不一樣了。

我終於認清了這件事。









尼飛彼多終於告訴小傑,凱特已死的事實。

「那時候他就已經死了……」

「為甚麼在治療自己的手呢,果然還是……不治療嗎?果然是騙人的嗎?」

冨樫義博在嵌合蟻篇的第305話到307話,以粗獷不多修飾的躁亂筆法,描繪小傑和尼飛彼多那已超出人類理解範圍的高速招式來往。

每次踢腿與掌擊,都關乎於感情無處宣洩的悲鳴。小傑必須將之加諸於曾一度以為也與人類同樣懷有某種感性架構的特異魔獸身上,必須毀滅對方,用超越速度,超越力量的精神性的貫注,才能填補那自己未能阻止未能置喙甚至未能眼看著它發生的遺憾。一切都來不及了。

來不及了。

冨樫義博用極不可理喻的癲狂畫風,試著畫出那不能以常理看待的,一場僅橫跨短短2話的淒絕戰鬥。是因為那樣的內容已超出正常漫畫家所能承載的範圍了嗎?讓人看不清楚的是那「如電鋸拉動鋼弦般尖銳的不和諧聲音」,是分鏡之間,舞動的黑子舞想與強化系的小傑將生命推進到最極限的燃燒。

或者,漫畫家所期待的是,每一個讀者也都具備與小傑一樣銳利的,動態視覺?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如果這樣,我就能看得清楚了。









一度我以為,財經新聞裡頭是沒有「人」的。彷彿那就是財經媒體的天職。

2011年是全球動盪的一年。

利比亞狂人格達費在人民的血液與屍骸間,終於他看見茉莉花的綻放,日本東北大海嘯,那平原上蔓延的黑水,漸次吞沒農田,吞沒農舍,翻越河堤之後又再翻越更多的道路,泰國洪災浸濡了多少人民家園,屋頂上,那一隻隻手腕揮著紅色的布幔與T恤,等到直升機能夠靠近,垂降繩索的時候,水面那具漂浮的背脊,已經等不到了。

但是,無論地震颱風海嘯戰爭死了多少人,我們只想挖出半導體廠停產誰能受惠,核電廠危機會否加快替代能源的研發,帶動相關個股的市價飆升。我們只想知道,原油禁運油井遭毀會讓海空運輸業成本增加多少個百分點,而災後重建將帶動多少鋼材水泥焦煤的需求,以及機械廠的轉單效應何時會發酵,PCB設備廠又會接獲多少重建概念的訂單……。我們談論金錢,彷彿身處於一個沒有人的世界。災害成為金錢的對價,人禍造就了另一廂歡悅的曲目。

只是只是,我還未能看得清楚,如一幕幕幻燈片切換過去的詭譎劇情當中,自己究竟從中得到了甚麼又失去了甚麼。我需要一雙更好的眼睛,讓視線穿透世界的表象,讀出每日晨昏四季流變,在單月營收與季報之間,半年報與年報之間,在法人說明會與記者會的中間,還有甚麼是未曾被發現的。

只是只是,面對財務長們講得口沫橫飛嘴角全泡,號稱2012集團無畏全球總經低迷力拼續成長那連舌尖都握起拳頭揮舞的振奮語氣,我始終問不出的是,那個我最想問的問題:「成長,然後呢?」









成長成長成長。為了成長。強化系的小傑將巨大的誓約和制約加諸在自己身上。

那是成長的極致嗎,一種壓縮生命才能得到的念能力。成長。為了成長到足以打敗尼飛彼多的地步。尼飛彼多雖在0.5秒內發動的黑子舞想,也無法與之抗衡。電光火石之間小傑將尼飛彼多的頭顱擊碎。那是凱特在193話裡頭所教導小傑的,「螞蟻的生命力很強,要確實將頭顱擊碎……」但,來不及了。凱特在198話裡就死了,尼飛彼多也死了,小傑將念能力擴張到身體無法承受的地步。

都來不及了。

307話,趕到現場的奇犽大喊,不要再使用那種念能力了。

即使是為了自己的願望,也不要使用那種能力。你會回不來的。









我時常擔心自己就要回不去了。鎮日浸泡在股票市場如柳絮般飛起的謊言之中,我擔心自己就要變不回那個,會為了一個夜歸謊言哭泣的少年。成長,倘若意味著多看見一些,是否也意味著,我必須要選擇性地不看,選擇視若無睹,選擇,成為對世界的殘酷一無所知的人。如此世界的表層靜好如昔,上班下班,選擇一條最簡單的路,選擇順流而下。

幸而還有詩。

詩是我的眼睛。詩是深夜晚靜的湖泊,照出我的臉,因為應酬而開始些許地發胖,除此之外,我還是我。

也只有我。

幸而,當他們說,嗨,你是個詩人,我確知自己仍和他們有著些許的不同。

即使詩不是我的動態視覺,當我再往漩渦的深處看去,漩渦也著視線的透視而沉緩下來。那些噴濺的水花。漩渦伸出的一隻手腕。死亡很殘酷,成長很殘酷,活著,又何嘗不是。詩是我獨自冶煉的補天之石,是我封存花朵妖豔片刻的書頁夾冊。是我所走過每段崢嶸的惡地形。是城市的燈火與牌招,我從夜暗的人群中離開,踏過水窪濺溼的也只是自己的褲腳。

少年閉門練劍,為的,不就是在下一次與敵人交鋒的時刻,能看清楚他的招式,他的意愛與情仇,他的欺罔他的悔恨他帶著刀刃前來擁抱。

直到最後我仍沒能練就小傑那般敏銳的動態視覺。

時常我只是,盯著些我想要它們停下的片刻時間,盯著它們,直到只剩下我一個人在桌前盯成了鬥雞眼,我還是那個受傷的人,但詩領著我的視線,讓過往的畫面逐漸重合,立體的圖像從灰白扁平的記憶中巍巍立起,那是我意外得到的,3D視覺。

讓我看清楚。然後我就不會受傷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