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Nov 1, 2011

〈南京〉


  突然間他們就像想起了甚麼
  他們推開門進來
  他們有的騎馬更多的走路手中都有些不鏽鋼
  他們將我們的上半部同下半部迅捷地分開
  他們在十二月思念起故鄉的楓紅
  就要我們都縱恣地綻放
  告訴他們,我們並不特別喜歡這樣
  但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們相愛
 
  他們令我們成為狼煙
  他們讓我們之中的某幾個假裝很快沉睡
  再要某幾個快跑去撿拾另幾個滾動的頭顱
  他們呼告,一定會有同樣的明天
  他們暫時離開他們旋即回來唱更大聲的陌生的歌
  他們喜歡城市瀰漫雨和霧
  告訴他們我們向來鍾意這樣的天氣
  因為害怕他們知道我們相愛
 
  他們在城裡點燈他們在城外點燈
  他們命我們列隊
  要求我們其中的幾個格外嚴正地坐著像一條狗
  他們笑著讓我們報數報到尾數三就去吃土
  他們便溺而我們開始用餐
  突然想起了甚麼他們問
  我們之中是否有人非法地愛著
  擔心處理了一個有另一個洞要接續著挖
 
  他們發著口令一個動作讓我們蹲下
  他們的掌心摩出了靜電問我們是否還會想家
  他們將我們之中的一些人左手綁著左腳
  或者右手綁著左腳
  彷彿其中有著些許的差異
  他們關上每一扇門並將鑰匙藏在屍首的中間
  現在他們宣布我們可以出發去找它
  但仍然禁止我們相愛
 
  踢著軍靴踩一場未及的雪天
  他們將生存都洗進了城畔的江河
  他們嚇唬我們令我們忍住不哭
  就這樣他們放了進來
  我們有的人比較濕潤有的人則比較乾燥
  也都不是真正愛著他們
  當他們才開始正襟危坐解釋甚麼叫做「已經死了」
  他們有的道歉了或者他們沒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