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12, 2015

我理解它的艱難

 
我理解言論自由。我理解死亡的沉痛。我理解幽默。但我也理解有些好笑其實並不那麼好笑。我理解文明不應僅是當我們想說甚麼我們便擁有說它的自由。我理解當我們想說的時候,我們想到一些其他的甚麼,而選擇有些話不那麼說。我理解憤怒。我理解被踩在腳下。我理解筆,但我也理解有些人手中只有槍。我理解有些人被壓迫,我理解和平並非一蹴可幾。
 
而我理解那句話: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 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我理解牙還牙,眼還眼。我理解種族歧視,理解性別歧視。我理解歧視是不應被放任的自由。我理解有些國家政教分離。我理解世俗。我理解當他們選擇進入一個社會,他們應當學會融入新的軌道。我理解更多的憎恨並無法促進理解。我理解這些。我理解它的艱難。
 
我理解暴力無法解決問題。我理解「理解」是對話最大扇的窗口。我理解有些針對先知的圖畫,只不過就是一個又一個的低俗笑話。我理解有些人可以一笑置之,更多人也被這麼期待。我理解但我也理解,有些人不能。我理解,當自己所珍視的價值不過是其他人眼中的「只不過」,那疼痛的程度可能讓人無法忍受。我理解溫柔。理解恨只能是恨的孩子。因此我理解,這一切仍非常艱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