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9, 2008

〈酷刑劇場〉

 

可有各種式樣,苦難

毀損鼻子對靈魂毫無影響

錯想、誤認、虛構與荒誕的刑罰

如何不是舊時代的餘韻



保守他人秘密的痛苦,成為

一把鎖的痛苦,機關槍哼喝著快樂的韻律

鏢靶上的蒼蠅正無聲息地掙扎

本來沒有甚麼激流

是窮盡氣力而不能逆溯的

春雪融溶那日,意外

更迭的旅程不過和諧、陰鬱、

漂亮的整體。痛苦是

高級的理想主義也是痛苦

一分鐘後突然省悟列車早已出發

不曾停靠任何一站

當然也不敲響任何鐘聲



在毆打愈發激烈的夜晚,殺機

四伏的夜晚,落髮嚴重的苦難

女子

看書學習,並認定

甚麼都在外頭冰冷的空氣裡結晶

女子閑坐並

望著甚麼地方發慌慌的獃

或受著煩悶的苦難

或彈琴

或在療養院與人交談

她不成熟的青春期如何有疾

她歌唱多時的喉嚨

生滿厚繭,也是

語畢了沉默的諸般樣貌而

疼痛的

喉嚨。不言不語的痛苦

傾聽的痛苦發出巨大聲響而

又再譜上午夜的不和諧音的

那些時候漸漸變得不善安慰



是甚麼

襲擊最平凡的人,是

甚麼毀損了嗅覺而不能分辨

春天與花粉熱細微的差異



承受著類比的痛苦對稱的痛苦

必須使用象徵而對話的痛苦

語言自天花板剝落

我久久不能入睡

那時,觀眾席中正爆發如雷的掌聲

 

1 comment:

  1. 好沉重...

    但最後一句卻又出現了一種荒謬的喜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