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30, 2008

2008/08/29

 

  離開安娜堡前夕,終於夢到台灣。但不是台北,不是

我熟悉的城市風景也不是任何地方。站在田的中央我問我

的朋友們要往哪裡去,她聳聳肩說這是她的家鄉,嘉義某

鄉間的風,帶來稻花薄薄的香氣而我略感癢痛搔了搔鼻子

小腿,醒的時候會有指甲的抓痕我想。但在夢中,你如何

知道那是一個夢,翻個身快要醒來的時候很快又睡去,窗

外,窗內,冷的空氣不知是丘陵的秋日緯度或者冷氣開得

過冷的夜晚。我和我的朋友們走在不知何處的道路上,並

不十分熱鬧的道路上,我接了一通電話,我的爸媽問要不

要去接你?我應聲說好遂約定了九點半在某百貨公司碰面

,隨即又問我的朋友這裡有百貨公司嗎,她皺眉說有點遠

,我想週一到達機場的時間爸媽也說九點半到達,我大約

是有點想家了,想念台北與鄉間的泥土溪澗,而所謂鄉村

不過是人們基於城市生活而虛擬的一種理想模型,與自然

並不真正相關的道路上,我轉頭就看見我的朋友他與女友

撥了一通電話,他的眼鏡在夜色中泛起銀光,我問他你好

嗎?他說我很好,我很好。聲音在冷凝的天空中迴蕩。聲

音在稻田綠波中迴蕩,我們辨出方向她說百貨公司應該是

在那裡,然後顛簸的行走當中他碰觸我的肩膀,我轉頭但

他並不看我。前方的市集也是旅程的邊境,前方的市集有

著渾厚的黃色燈光,前方的市集就是我們即將分離的地方

我的家人會在那裡等我。我說。然後顛簸的行走當中他的

手碰觸我的手,我轉頭他仍不真正看我,我想我也不真正

認識他,我們行走。她又講,快到了,我們彷彿已在黑夜

裡行軍過久一個夢醒了不止一二次,都還是在安娜堡秋日

初啟的月底,我打了一個噴嚏吃半顆安眠藥,繼續行走的

顛簸當中他的手指環扣我的手指,我想這並不是對的,而

我們又快要到達百貨公司的時候我就放開他的手,告訴他

,我們不是類似的品種,我將乘車離去並點了一根菸讓風

吹散我不知所以的情緒時夢就醒了。而我將乘噴射機離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