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29, 2020

喜歡對同性戀指指點點的基督教

 
2020年台灣同志遊行將至,喜歡對同性戀指指點點的某些基督教徒果然出了一篇文章,寫說「當裸露及情色離開遊行,社會將更能接受同志」,姊姊真的是快要笑掉大牙。你們不想接受就不要接受,不要在那邊有條件的接受,假惺惺的真的是臭不可聞,還好意思提愛與尊重耶。
 
人家在爭情慾自主,你就想到多匹濫交,看到裸露的男體就想到情慾放縱,看到兒少也有情慾自主就想到戀童,你們這些人真的到底平常是多壓抑?在禮拜的時候看到十字架上裸體的耶穌是不是有勃起?要不要也來承認一下?教堂也不需要裸露和色情啦。
 
想想你們那些道貌岸然的神父好嗎。你們真正在玩的,我們同性戀玩的搞不好十分之一都不到啦。
 
那篇文章還說「在第一次同志大遊行的17年後,我們認為有另外一些聲音必須發出」,好笑的是,事實上同志遊行究竟要不要裸露,要不要色情,要不要扮裝,在2003年的遊行時刻同志社群內部就已經網內互打過了啦,5G都開通了請問你們這些人是在用撥接嗎?
 
文章說「參加遊行的人公然裸露,男生全身脫得只剩包住私處、女生堂皇在大眾面前露胸,看在他人眼裡,某種程度其實非常難以接受。」我覺得你們就是想要伸手去摸,不就剛好是動物性,看到別人裸露就想犯罪啊。說穿了,管不住自己雞雞和陰道的從來不是同性戀啦。
 
平常性少數已經扮裝成異性戀這麼久了,每天西裝革履的上班去了你們有比較接受同志嗎?沒有嘛。那就少在那邊指指點點。就這麼一天,我們想穿什麼就能穿什麼,輪不到你管。事實上,每一天,我們想穿什麼就穿什麼,也不關你的事。
 
看不慣我們這樣那樣,很簡單啊,你們這些假道學的基督徒,趕緊離開這個社會就沒事了。
 
社會也會更接受你們的喔。啾咪。





 

Oct 26, 2020

建議NCC不予中天電視台換照

 【意見書】2020年10月26日召開

「中天電視股份有限公司申請換發中天新聞台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執照案」聽證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作為鑑定人之意見書

意見書主筆:台灣人權促進會 副會長 沈伯洋

利益揭露:本會有其他執行委員以個人名義擔任NCC廣電諮詢委員,特此揭露,以昭公信。

先說結論:詳加考慮未盡程序與實質結構性保障一事,並參酌比例原則之考量,本鑑定建議不予換照。

依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及境外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換照審查辦法(以下簡稱換照辦法)第十一條規定,評分基準有各種不同之項目。本鑑定意見以其中兩項目作為審查基準如下。



▌頻道規劃的多元保障

本鑑定意見認為,新聞自由需受保障,因此重點不在於報導內容是否親近特定國家,而是處理與編排新聞之方式,是否符合相關規定。

新聞報導有事實與意見兩個面向,關於事實有查核原則之限制,關於意見亦有公平原則之限制,此為衛星廣播電視法所明訂。

關於事實查核一事較無爭議,因為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相同,皆有追求真理、保障多元文化、促進民主等目的,此亦為我國大法官所肯認,而新聞自由亦為達到言論自由的重要工具。因此,在違反目的的情況之下,新聞與言論自由仍須受到管制,例如惡意的誹謗言論即不在保障範圍之內,甚至需受到法律懲罰。

至於意見之自由,到底要達到什麼樣的多元、如何取得平衡,則有不同見解。本鑑定意見闡述如下。

以保障多元觀點與促進民主出發,乃屬於換照辦法十一條「頻道規劃」之範圍。亦即,頻道規劃若能保障多元觀點,則符合新聞與言論自由保障之目的。所謂多元觀點,可包含弱勢族群保障(不同語言與民族的加入)、人權侵害的討論、環境污染與破壞等等。

論者可能援引單一的聲音可以藉由其他電視台的競爭而緩和,進入「意見自由競爭」,然而,意見市場的自由競爭,最後將會造成以財力作為言論自由的界線,因為有資本才能進入言論自由的市場,弱勢族群不具備此一條件。如此一來,所謂「不同頻道各持不同觀點」的競爭,無助於保障多元觀點,此亦為代理人理論與民主理論所肯認(促進民主);反之,真正有助於多元觀點之方式,應為各電視台在內部節目規劃上置入多元觀點,方能達到新聞自由追求之目的[1]。

綜觀歷年電視台的頻道規劃,顯然較為缺少多元觀點[2];而前期獨立審查人之條件不履行亦惡化此一現況。近年假新聞崛起之時,亦不見與中立查核單位合作訓練,或與各人權團體之對話,相關的員工訓練,例如107年7月26日員工訓練內容為新聞報導與個資保護;7月31日員工訓練內容是兒少保護,結果107年8月18日新聞內容即被裁罰兒少個資洩漏。108年2月21日員工訓練為新聞查證,過五天,2月25日即出現「韓流助攻最佳動畫短片包子奪回小金人」,2月28日「星國大使忙碌低頭回報」的新聞因為違反查證義務裁罰60萬,3月8日因為柚農新聞裁罰100萬,3月14日被發函改進聳動標題;3月27日即因誤導民眾中天因為關西機場被處罰,裁罰80萬;28日也因為誤導民眾以為中天因為報導韓國瑜而被受罰,違反事實查證,裁罰80萬,同日亦出現農漁產滯銷新聞被裁罰違反事實查證,內控機制似需加強。

尤有甚者,新聞亦出現了多次的誤導事件(如誤導民眾以為中天因為報導韓國瑜而受罰)此種報導方式無異會加深仇恨與對立。意見自由競爭在社群媒體的同溫層效應下,會造成彼此更不容易溝通之現象,而意見自由競爭支持者並未考慮網路時代的問題。如果在頻道中保有多元觀點,則受眾即使意見不同、意識形態不同,都能夠輕易地保留瞭解對方與對話的空間。

以新聞自由為名,卻侵害了多元保護的人權發展,新聞自由即不可無限上綱;此時新聞自由應有一定之限制,問題僅在於需要形式限制[3],還是實質限制(針對內容審查)。

本鑑定意見認為,新聞自由乃重要之權利,內容審查將形成寒蟬效應,但是至少需有形式之審查(例如節目本身的配置、報導本身的比例等等),方可保障多元自由之發展。否則當新聞自由幾乎沒有成本可言,則容易變成攻擊之工具,形成以自由之名,反對自由之實的結果。

故,所謂言論市場的極大化,需要讓各種聲音有場所與時間表達,並兼顧多元觀點。若依賴自由競爭,無異於將言論市場的公共性私有化,將新聞自由變成財團之禁臠。對此,長期多元觀點的缺乏,應為換照審查「頻道規劃」時需考量之重要因素。對此,此一標準亦應為未來其他頻道換照之考量。



▌組織內部的制度保障

協助公民監督政府是媒體的責任,其非代表財團立場,而需代表公眾的言論立場。然而不能忽視的是,現今媒體背後多為財團,因此如何以內部設計,一方面達到前述之多元保障,一方面保護新聞從業者的責任不受干擾,即為重要之課題。此亦與第十一條「內部控管與內容編審」一項息息相關。雖可不涉及內容的實質審查(除非違反查證),但至少應有形式的制度保障。

即便具備前述多元觀點之限制,仍無法解決資金與言論自由的矛盾,對財團而言,賺錢的自由凌駕於言論自由時,新聞自由的目的即無從企及。唯有組織內部適當的設計(例如編審不受控制等等),方能保障新聞自由。前述節目的配置與規劃,乃為外部限制;而所謂組織內部之制度,乃內部限制;而其目的均相同,乃保障多元並預防言論市場的單一化。而釋字509所課予的亦非絕對查證之義務,而是相對查證之程序。確保程序不受干擾,是組織內部制度保障所必須。

從組織內部設計看來,2014年審查換照時將獨立審查人之觀念導入,並要求增加1名專職編審人員,僅僅是以程序之要求保障新聞自由。然而在執行上,獨立審查人遲至2019才納聘,而編審問題亦遲遲未解決。若以程序保障一事難以達成,更遑論實質保障新聞自由一事。

獨立審查人若要對新聞有審查能量,其亦需專職專責,並且即時監看;但目前之獨立審查人業務極為繁忙,僅為兼職,以資料看來亦無法得知其意見被採納之程度,或者開會之時程等等。亦即,即使有獨立審查之形,NCC亦應審查有無獨立審查之實。

另從組織架構看來,集團以法人代表入主董事會,隨時可以撤換之下,從上到下的意志即難以有結構性的抵擋;亦即,若新聞從業形成了一個容易上命下從的結構,再搭配財團本身的立場,則無異於更進一步形成前述之禁臠。若有惡意國家之介入,則將更進一步惡化問題。例如,人權在特定國家被迫害之情形,即屬多元保障之範疇,但目前的組織結構卻讓此種保障方式消失於無形。

媒體自律之要求,首重結構上的保障,否則自律即難以形成。以本鑑定人自己蒐集之案例為例,電視台即曾經將中國製造之爭議訊息,直接複製中國官方與農場標題作為新聞標題,如2019年6月5日,中國評論網先是從香港發出「在最壞情況下,台灣會成唯一輸家」的內容後,海峽飛虹等做成農場標題:「美:台灣會成唯一輸家」,電視台即隨即跟進,直接變成直播新聞下的大標題,但主播的內容卻跟標題沒有直接連結。本問題並不在於中國訊息報導之疑慮,因為在新聞自由之下,將中國觀點加以報導也在保障範圍,問題在於直接抄襲農場標題,亦未引用,表示在新聞倫理上的不遵守已經變成慣習。而這種不遵守在並非特例的情況下,媒體即變成一個單純的傳聲筒,失去了協助公民監督的意義。

其他的一些內部控制機制亦有令人不解之處,例如,關於客服與申訴的問題,電視台主張2019年申訴僅有164件,不知計算基礎為何?是否是將民眾申訴改列為意見反應?由於申訴數據與外界之觀察有嚴重落差。而此亦為換照應考量之因素。至於事後的監督,以108年倫理委員會的會議記錄看來,亦處於十分被動的狀況,前述問題大多存而不論。

所謂的制度設計,一方面是讓員工有遵循之依據,一方面是以揭露取代內容之審查:讓上下其手的情形無所遁形。如果在程序上的設計與揭露都無法達成,則遑論實質對員工之保障。

以比例原則而言,此乃典型限期改善之事項,然而,六年的限期改善若無法落實,則應該更進一步考慮其他的行政處分,否則前述之處分將變的毫無意義。

對此,詳加考慮未盡程序與實質結構性保障一事,並參酌比例原則之考量,本鑑定建議不予換照。



[1] 所謂的second order diversity也並不會揚棄first order diversity,亦即,不同頻道完全持有不同觀點一事,必須建立在每個頻道仍保障少數立場。另外,當diversity是在宣傳一個更有力、更大的資本擁有者之意識形態時,更難援引所謂的second order diversity作為理論依據。

[2] 此觀點並非內容上的觀點多元,而是發言權的多元。言論自由本身跟平等權有所衝突時,即應有此考量。

[3] 例如刑事中新聞自由與名譽衝突時,要求更高的查證義務,而在行政規制中,新聞自由與其他利益衝突時,要求更高的新聞倫理。

https://www.tahr.org.tw/news/2809

Oct 24, 2020

第18屆台灣同志遊行

 
台灣同志遊行今年第十八屆了
如果是2003年那時出生的小孩也都成年了啊
十八年來台灣的LGBT社群真的經歷過許多事情
抵禦著寒風和雨水
我們這樣走著走著走著
當年一起走的夥伴都一起變老了
以前多麼怕老啊,但現在想起來才覺得
有這麼多人一起變老實在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你說是吧
十八年過去了有的人結婚了有的人還沒
有的人病了死了,活下來的人哭了然後繼續活著
有人問說同性婚姻都已經合法化了
究竟為什麼還要遊行呢為什麼
其實遊行原本是一場生存的鬥爭啊你還記得嗎
那些同志光是「活著」就被質疑的時代
那些伸過來的手指說你「不正常」的言語
而終於我們變得更有自信了一些
同志遊行就像我們這個時代
共同孕育的孩子啊
 
所以我們為什麼還需要遊行呢
說穿了,這就是一場我們對於自己生存的禮讚
這麼艱難的時代我們都挺過來了
這麼艱難的任務我們還是活下來了
這難道不是一件最最最值得慶賀的事情嗎
 
路是人走出來的
下星期六的市政府廣場路權是我們的
儘管已經是我們的權利只要我們一時退讓了疏忽了
這個社會或者說那些少數懷抱極端惡意的人
就會見縫插針地欺壓過來
哪怕是刮走一點點已經屬於我們的權利也好嗎
所以我們要走上街告訴自己
「我過得很好」
「我們依然在這裡」
 
天氣預報可能並不是太樂觀有50%的降雨機率
但或許就像那幾年,遊行前下著雨
隊伍出發那時就曬出巨大的太陽
那是我們的黑魔法
對嗎
 
天氣都是我們的控制這樣很好
十月31日一起走上街吧我們不見不散
 
喔對了今年我會扮裝喔
睽違十年的扮裝走遊行請大家一起來玩吧
 
#TaiwanPride2020




 

Oct 21, 2020

陌生人的善意

 

陌生人的善意之一。

在某國家風景區入口準備買票,我搖下車窗。收票的大姐問我說「是本地居民嗎?」不是。「是軍公教嗎?」也不是耶。「在本地讀書嗎?」⋯⋯呃也不是耶我不是學生了。

然後大姐就說,「喔喔在這裏念書啊,來半票。」

我「???謝謝」

//

陌生人的善意之二。

在路口等行人穿越道的紅綠燈,被一手持問卷的男子拍拍肩膀。我瞄了一眼,大概內容就是那些問你的投資方式啊,有沒有儲蓄習慣啊,最後要你留下個資他們會call客找你去一些投資「講堂」的問卷那樣,我當然是興致缺缺。

我搖了搖頭說謝謝,不用了。

持問卷的男子:「那可不可以還是幫我填一下,綠燈我就讓你走⋯⋯啊綠燈了,你走吧你走吧你走吧(悲憤貌)」

我「???謝謝」

//

陌生人的善意之三。

旅行途中自己去居酒屋吃晚餐,週六夜晚的台中大家成群結隊,店裡熱鬧非凡。我點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東西,就邊喝啤酒邊等著。這時店員送來一碟鮭魚烤物,油滋滋香噴噴的,我說,可是我沒有點這個唷。

店員:「師傅說擔心你是自己一個人來,餐點等太久會無聊,這盤鮭魚大骨是招待的。」

我「???謝謝」

//

謝謝招待!真的好喜歡台灣的一切!






 

Oct 9, 2020

掌鈔的是老闆娘,那麼老闆

 
放假第一晚,不辨方向地隨意亂走一陣,竟然也就這樣從辦公處走到了雙連。
 
當然不是第一次來這黑白切麵攤。麵車一台,火爐一座,桌子椅子沿著隔籬牆面這樣排過去,便做起生意了的一對老夫婦。麵攤十分簡單,賣的品項也不複雜,陽春麵,餛飩,麻醬,炸醬,寬麵細麵,如此組合起來也有許多種變化。
 
我老是坐在麵車的位置——用fancy一點的說法,就是吧台座位了。好處是可以看看今天黑白切有何好料,或者滷鍋裡頭的白蘿蔔是否燉得透了,就點來吃。
 
另一方面,則是掌麵的老闆,和掌滷味的老闆娘,鬥嘴起來十分好看。
 
此時有客人來了——向著老闆說,我要乾麵、花干,切豬耳朵和豬頭皮。老闆還沒應話,人在後頭洗著碗盤的老闆娘出了聲:豬耳朵和豬頭皮沒道理啊!你趕快問人家是不是要骨頭肉!都不問,啞了嗎?那客人趕緊說,對對,是豬耳朵和骨頭肉。老闆也不說話,抓了一把麵往鍋裡下去。
 
又有客人來——點了陽春麵切了小菜,逕自往巷子底的桌子去了。老闆這時咕噥一聲,問老闆娘,是乾的還湯的?老闆娘提起聲量,說乾的啦!人家來幾百次了哪次吃湯麵?
 
而我主食總是點麻醬麵,配骨肉湯。
 
然而他們倆又是那麼合作無間。老闆娘切了骨頭肉,扔進後頭的湯鍋,等它沸上一陣。那時老闆會掂著鹽匙子,點半匙、再點一尖,抓一把薑絲進碗。就等著。然後老闆娘嘩「燙喔!」一轉身把還沸著的湯傾進碗裡。鍋身邊發出ㄘㄘ的聲響。
 
真好。怎麼能不好?
 
若硬要說為何雙連近處好吃攤檔那麼多,我偏偏獨鍾這明不起眼的麵攤子呢——大概是我打從第一次來,看著掌鈔的老闆娘俐落地收錢找錢,就知道麵攤主人也是同道中人:
 
是的,無論千元百鈔,全都是向著同一面整理妥貼的。
 
齊整而又混亂,總是讓人幸福。
 
而你大概也猜到了,老闆娘掌鈔,老闆呢,掌的,當然只是零錢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