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1, 2019

平成令和

上禮拜在東京,新宿二丁目一間酒吧正好在舉辦「平成之夜」。顧名思義,那是一個辦給在平成年間出生的男孩們的派對。年齡就是這麼殘酷的東西:排隊鼓譟著的男孩們,每一個都是31歲以下的肉體。他們平成,老娘昭和。聽起來特老。
 
「你好我平成。」我也想這麼說,畢竟平成男孩們只要2000日圓的入場費。可惜我是昭和,5000日圓。我當然沒有進去,走進一群31歲的男孩裡頭當個阿姨,他們跟我表哥家裡的兩個小鬼頭同年代,都是平成,而我和表哥,都是昭和。
 
椎名林檎的《平成風俗》裡頭,最後一首歌是〈この世の限り/世界的盡頭〉。2007年發行的時候,大概椎名林檎也想不到平成的盡頭這麼快就會來到了吧?就像林檎姬唱的,「さよう なら、初めまして⋯⋯」
 
道別之後,再初見面。下次去日本就是令和年間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