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29, 2020

〈皇后大道中〉



今年我們能不能安靜變得渺小
像在去年的生日
焚燒你送的那支唇膏
搽上它並去吻街頭第一個遇見的人
 
今年的我們,能不能
像一隻倉鼠住進了抽屜
在黑色房間
堆滿黑色的靈感,黑色的安全
 
今夜的我們能不能在失速之前
就找到濕地的軟弱
讓我們最後一次望天空伸手
讓天空唱紫荊花的歌
 
雨來了就張開黃色的雨傘
若有滂沱我們便吃碗粥,夾塊牛腩
再展開對勇敢、智慧的論辯
自由,與思想的怎能封存
 
能不能讓風停止對土地的嘲笑
讓雨洗淨街頭刺鼻的煙塵
不幸的時刻有個不幸的皇后
總是嗅到瓦斯的氣味
 
只是每一隻手都在上升。
各自的手指,指向許多星辰的方向
能不能給它們一座港
讓遙遠的大船能夠駛了進來
 
明年的我們要低垂進土吧⋯⋯
我擦了唇膏安靜變得渺小
在黑色房間撐開黃色雨傘
遙遠的大船它終駛了進來
 
另條街上還有人騎腳踏車
一條街上焚起了唇膏,紫荊,寫字紙
昨日的花叢騎出一位青年他騎車
搖搖擺擺
且發出吱呀的聲響





Sep 23, 2020

關於身體健康這件事


關於身體健康這件事啊

今天簽了新一期的教練合約

算一算,從這期合約的四月初到現在

深蹲從95公斤進步到127公斤了

好神奇啊

真的就這樣變成春麗了呢


教練說你知道今年為什麼你進步這麼多呢

我說因為你排的課表很紮實啊

教練搖搖手指說

並不是這樣喔,其實你進步的秘訣是

「因為你今年都沒辦法出國啊」

你老師咧是誰說服務業要以客為尊的啊

踩我的痛腳你很開心嗎


然後他要我接著做一組34公斤的肩推

然後他在那邊說著幹話說你看是不是很順

順你老師

我現在只想出國只想喝酒

就是不想運動這種真切的心情你懂嗎

你不懂

因為你只想到你自己


教練接著又說

「去東京喝掛一個禮拜回來要調整很久啊」

「那樣對身體的質地影響很大的」

請問你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嗎

我在國外喝掛關你屁事

然後休息時間滿了再來做一組肩推

人生好難啊我何苦當什麼春麗


然後他又問我

你記得第一次見面對「運動目標」的回答嗎

「我想要身體健康每週規律地動一動」

幹這種事情誰會記得啊

「你看」

「是不是在不知不覺間變健康了呢」

請你不要學比司吉講話好嗎

但確實不太會宿醉了體力也變好了呢

話是這樣說的嗎


是說我現在覺得啊

運動就是為了不要忌口想吃就吃想喝就喝

每個禮拜運動兩次你也可以變春麗

年底就深蹲140了呢


才怪。


我要去喝啤酒了掰

大家一定都要身體健康喔





Sep 12, 2020

沒有宿醉的星期六早上

 沒有宿醉的星期六早上,依例來了林家乾麵。

最近幾年,有時是老闆掌勺,有時則是老闆的兒子——算起來是這麵店的第三代了——不時幾次,學長學弟們討論著這麵,評論著老闆兒子的手頭功夫沒他老爸好。大家還特意選了不同時間突襲麵店,比較著,卻有些不得要領。

我則是覺得,不知何時,好像是麵店換了麵條的供應商,白麵吃水比以前厲害,原先爽利的口感變得稍微肥厚濕漉。但和學長學弟們講了,沒得到什麼結論。卻還是吃。沒什麼大不了。

我還是吃這大碗乾麵,四顆魚丸加蛋包的湯。

今天是老闆煮麵,總之是,不會出錯。

剛把依然半熟的蛋包扔進麵碗裡,戳出金黃的蛋黃,還不及拍照,突然臨路一邊有輛計程車靠了邊,搖下車窗望老闆喊——「那邊紅線來拖吊啦!你趕緊跟客人喊一下喔!」突然整間麵店就像那口總是水氣蒸騰的麵鍋子一樣,沸了起來:有沒有人車停在紅線!拖吊喔!停紅線的!

一個男人從店裡衝出來,跨過馬路向拖吊車猛力揮著手。

那通報的計程車司機,想來也是店家熟客吧,報馬了之後便揚長而去。倒是那拖吊車緩緩地開走了,帶著一股訕訕的氣味,空手而歸。

林家乾麵是這樣:老闆總是在麵鍋子那頭喊,不要併排!街角可以停!併排會開單!這麼過了許多年,彼此照看著的司機、學生、附近的上班族,以及畢業了的老建中們,吃著那碗麵,撈起一顆顆蛋包,繼續每個星期不同況味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