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17, 2021

台北市的垃圾桶會跑


台北市政府這幾年做最多的事,大概就是把街邊的垃圾桶搬過來又搬過去,完全就是個莫名奇妙。有時候搬到對街,有的搬去公車專用道的候車月台,最荒唐的是有些垃圾桶竟然只是平移個五公尺,究竟花力氣做這種沒意義的事情到底是為什麼。

街邊垃圾桶的普遍設置,是維持市容整潔一個很重要的環節,當然以台北市捷運站、專用道公車站的普及度(還有便利商店也可以丟喝完的飲料回收等等)來說,丟隨手的垃圾並不是很困難,但前兩天還在某家店前面的垃圾桶,過兩天竟然消失無蹤,整個就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市政的梳理其實就是在這種小地方看出來的。要做的是便民而不是擾民,至少每個公車站牌都設置一組垃圾桶,並不是很過分的要求吧?

Jan 8, 2021

給自己的生日,以及W給我的花


我長得漂亮我知道,生日這天,尤其要謝謝把我生得這麼漂亮的爸爸媽媽。還有把我拍得這麼漂亮又可愛的姊姊。

第18個18歲生日了整個就是成年了兩次。

希望我與所有我愛的人都平安健康。希望大家所愛的人,都平安健康。

希望疫情早日過去,可以趕快見到熊熊。

其實那熊啊,他第一次送我花是2009年。那時我們剛認識沒多久,我才剛寫完了碩士論文,還在咖啡店打工的某個午後,接到一通電話說「羅先生有您的快遞,請問方便收貨的地址是?」我不疑有他,給了咖啡店的地址。那時花店小哥捧著一束玫瑰進門的時候,我驚呼出來。

字卡簡簡單單的,寫著「A new beginning for you.」

誰知道那個new beginning,會一下就過了這麼多年。

昨天下午吧,花送到了我打算辦個小生日會的酒吧。酒吧的朋友還笑說,羅毓嘉你是不是訂花送給自己?我說我哪有那麼無聊,是熊沒辦法來台北,就派花店送來花。他最喜歡送花,一種老派的浪漫。

字卡也是簽著一個W。挺好的。我拍了照傳給他說,收到花了謝謝你。

他說,「我知道那花長什麼樣子。」

嘴還是這麼壞,真讓人喜歡。

36歲也請你繼續指教了,dear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