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0, 2008

2008/08/09

 







  「After Olympics, everyone will want an Asian boyfriend.」



  也就是,當他們說起「美國人」的時候,多數人腦海中浮現的,

仍舊是盎格魯薩克遜白人、拉丁裔、非裔美人、甚至墨西哥人,但不

會是「我們」亞洲人。我們的眼睛比較細,我們的皮膚比較光滑,我

們老得比較慢,但即使同樣身為美國公民,Asian 這個字,代表的是

--打從第一印象開始,就決定了he is into you, or he is not。



  他說。



  他說,「it's time to put Asians in the center -- just as how we

look like, and who we are。」說起來諷刺,早先看奧運開幕典禮轉

播時,NBC的標誌掛在螢幕右上角,給最多畫面的當然是美國的隊

伍。我的朋友們呼喊著,「hey it's Chinese Taipei,」我就開心地笑

了起來,然後同他們解釋中國與台灣的關係,那危殆而又不可能真正

分割開來的均衡、拉扯、乃至於永無止盡的斡旋。



  「we're proud to be American, and we're proud to be -- Asians.」



  他們說。



  於是當我們五個人成一個亞裔的陣面,在舞池裡群聚,我的朋友

說,「now we have some Asian boys in a team, and those white

trashes are thinking how to break in。」White Trashes.這個片

語是這樣用的。我不禁想著這其中弔詭,而又自然的甚麼,他同我說

他近年來開始真正喜歡亞裔的男生--喜歡與亞裔的男生對話,擁抱

,親吻,同時也認識並且喜歡上身為亞裔的自己。他們說著流利的英

文,而能不帶有任何越南、廣東、日本語的家族腔調,他們受過高等

教育並努力工作,驕傲地成為男同志社群的一份子;但也就像整個美

國你時時可以感受到、但不可能搬上檯面的種族議題一樣--身為亞

裔,膚色決定一切。



  「I am tired of being seen as those white trashes' bitch,」他

說,「it's time to promote Asian -- and to break the stereotype.」



  「I am tired of being told, you're handsome, you're nice, and you

have a good body, but sorry I am not into Asian.」



  他說。所以為甚麼亞裔美人不能真正喜歡身為亞裔的自己呢?



  於是當我們五個成亞裔的陣面,在Roscoe's喝得微醺,在舞池裡

賊吼,並且耳語「let's get rid of that white ass,」的時候;當我們看

到一個、兩個、三個中性人--就學 Christian Siriano的口吻說,「

wow, there's a hot tranny mess coming to town!」而爆笑出聲,又再

隨著西班牙文舞曲上下蹦跳的時候,我們就不只一次被人問起最重要

的問題--



  「hey, where you hot guys come from?」



  「Asia.」我們回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