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4, 2008

2008/08/14

 





  太誇張了

  我在住處附近的咖啡館鬼混

  就碰到一個短髮女孩問



  「do you speak Chinese?」

  『sure.』



  總之我似乎不應該用英文回答

  一聊之下,她總是坐在挪威森林的吧台

  在我固定座位的

  右邊

  抽維珍妮並且認識那個

  叫做拿鐵的男生

  其實我並沒有很快認出她來

  畢竟她負笈芝加哥已經兩年已經畢業

  住在我居處左近並且

  時常來到這間咖啡館她上週看到我

  以及我的華碩電腦

  但不敢肯定

  我們在挪威森林窩著,很多年

  沒有甚麼對話

  各自抽菸各自安靜地

  或嘈雜地同自己的朋友交換情報爭辯是非



  而她剪短了頭髮,拿下眼鏡

  今天問我

  你講中文嗎我就說當然

  她撥了個電話給名叫拿鐵的男生

  我們就簡潔地報告了彼此的近況

  且與多鬆咖啡有關



  今天我在短期住處附近的咖啡館遇到

  總在挪威森林坐我右邊的女生

  我們一樣

  不喜歡挪威森林公館店

  但時間推移,時日曠廢

  溫州街上屬於我們共同咖啡館原型的地點

  鐵門拉開已經不是

  那裏了

  我覺得很妙,她復又在對話中說了

  十五次左右的

  妙

  不過其實也沒有那麼誇張

  畢竟這是一個胡亂找人睡覺

  都可以

  睡到朋友的炮友的世界

  而這,是個奇怪的譬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