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26, 2008

2008/08/24

 

  這屋宇平凡,這夢淺薄

  我步行的兩座城市不同命運惴惴

  不安靈魂在鋼鐵與石塊堆垛

  之間,走過幾個螢幕

  幾隻螢火蟲飛舞

  即將墜落的夏天尾聲

  你又在睡前感到寂寞了嗎



  dear desperado,我可以裝作

  若無其事地繼續遊盪,獨自

  走到離屋子十碼的地方

  點起菸燃起靈魂,燃起

  海的那邊

  你落髮仍然嚴重,持續稀少的愛情

  裡面,世界沒有我們的巢

  dear desperado。我不會

  再向你要求更多聲音

  只是喜歡你走過九月的楓香

  喜歡話語紛飛如我

  二十那年所有故事凌亂地開展

  持續

  背叛。離開。橫越海洋

  到一座無風無雨的小鎮

  也沒有雲,沒有閃電目擊我們

  初次相遇的視線,dear desperado



  如果我不再想起你,我可以

  若無其事地繼續作夢,沿著河流

  訴說一座城市

  繁華的榮景到它沉默的永夜

  但關於我們的種種--難道

  那日夜衝撞的活塞之聲響

  已經像底特律一般死去。

  dear desperado,你可以向我要求一個

  絕望的擁抱,那是我

  不可能給別人的溫柔。那是

  我們即將在見面之前毀壞的

  那是台北的雨

  我喜歡你撐著傘,踏過水漥遠遠而來

  九月的典故又將再添一筆

  好多年了,dear desperado。



  你仍然在睡前感到寂寞嗎,那麼

  你應該想我。dear desperado。



  再一次,我裝作若無其事地繼續

  寫關於你的詩,夢的夜晚,無夢

  之夜,無月之夜

  也是光明成立的要件

  是換日線割裂的時間

  dear desperado啊,

  夏天即將在荒原裡墜毀--

  而你我曳著尾巴走過的信義路四段,如今

  又已經合起它敞開多時

  肚腹上的傷口了嗎?



  dear desperado,在一座

  已被歷史、眾神、與野獸遺忘的城市裡

  我們可以裝作若無其事地

  繼續遊盪,但不能往千萬破窗裡

  一一探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