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3, 2008

2008/08/11

 

  這晚,hydrate 的主理DJ如所有周五夜晚一樣,是

Ralphi Rosario。有在接觸電子音樂的人們對這個名字一

定不陌生--正是之前2F小胖在G5即將結束的早晨必

然要放的Superwoman - Ralphi Rosario Club mix的製作

人。總之十美元的門票,管它怎麼樣都算是值得的,震耳

欲聾的低音,也如同我熟悉的所有派對場景一樣,歡呼然

後繼續搖擺,然後歡呼,很快地我的朋友進入了迷幻的狀

態。





  * *





  但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我要說的是,我要說的是......我的朋友在回到家之

後,守候在我的床邊等待著甚麼,我問你還好嗎,他說還

好--但他又說,你不會讓我一個人待在這裡吧。我問,

你今天用了很多嗎,我說。他緊緊地抱住我,說你不要讓

我孤單地留在這裡。然後他親吻我的臉頰、脖頸、胸口。



  我輕輕把我的朋友推開,說,我知道。但是對不起。



  說,我得去沖個澡,你也趕緊回樓上休息吧,需要安

眠藥嗎?他搖搖頭,摔坐在我的床沿上。噯,一個三十八

歲的人了呢。當他盯視著我,我就同他說,不要這樣,你

應該知道這種狀況下該如何照顧自己。他點點頭,上樓去

了。





  * *





  我在淋浴時,用中文--用他不可能聽見,而我自己

也不太聽得見的音量說,「對不起,我這個月比較喜歡白

人,」然後,像是要洗去令我自己也感到羞恥的甚麼一樣

,拿浴棉大力地搓洗自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