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9, 2008

2008/08/08

 







  如果這不是一個網誌

  那這是甚麼,如果

  這不是一個留言板,那這是甚麼

  如果

  這不是一篇日記,這又

  會是甚麼

  如果萬里無雲的天空底下

  我的發育漸臻成熟

  不可避免的宰殺時刻就將到來了



  他問,台北住了多少人,他問

  那是一座怎樣的城市

  他問你怎麼會沒有男朋友

  你低低地說

  沒有時間吃飯喝水以及

  呼吸的研究室裡

  也沒有時間戀愛

  那真是一個最拙劣的謊言了

  他問

  是否還喜歡這座城市

  是否還習慣友善的人們,他問

  在晴空底下你到過的地方

  走路三十分鐘就能到達

  八月,酒吧嘈雜的聲響逼得你安靜

  還可以再更嘮叨些

  或者

  為三個甚至更少的錢幣爭吵



  記得稍早的白日,花蒂

  豐腴,龍捲風警報已是幾日以外的事了



  他問是不是個驚喜

  算不算得上

  這座城市的迎賓派對?

  你皺眉的時候他就攤手說,只是

  問問,好奇,彷彿

  立秋是讓人饑餓的節氣

  想像孩童在麥田裡奔走終日

  端坐凜冽的吧台

  你很想伸手摸一摸他

  滿臂金色的光暈在酒氣裡昏眩



  而逐漸觸到底了……

  沒有誰能保證你安然返家,他又

  竊竊追問

  「為甚麼沒有男朋友呢?」

  你低低呢喃,沒有時間

  吃飯喝水呼吸的黃昏,台北盆地的天空

  是紫紅色的。沒有

  興致提起筆來給誰為文作記

  沒有時間

  寫就換日線東側的故事

  大約是你講過最拙劣的謊言了

  從開始到結束,從

  不曾開始到不曾結束

  零加零為甚麼會等於



  二



  想像照片上的甜甜圈,正是數字的零

  於是甜甜圈加甜甜圈等於兩個甜甜圈

  當你這麼說的時候

  他就笑得非常開心

  而後又再問了一次喜歡芝加哥嗎

  而後又再問了

  是否有想過要來這裡長住



  熟悉得你再也不能逼視的甚麼

  時候,記得二月

  花氣逼人,鳥獸豐腴

  宰殺的時刻也就到來了



  彼時是巫人有言,這不是一篇小說

  那這會是甚麼。如果

  這是一篇日記我情願它不是

  記憶

  也就因為它虛構的性質

  而更加鮮明起來









 

1 comment:

  1.  





      一大早就去米爾瓦基出差的人

      在冰箱門留下字句,說

      今晚回來,問一起晚餐

      好嗎?

      並且留下他的電話號碼,又交代

      門該如何鎖上,你冷冷地在客廳

      抽了一根菸

      辨清方向攔下往北的公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