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ug 19, 2008

2008/08/18

 

  吃了許多垃圾食物的早晨,又自

  飲用不甚美味的咖啡

  直到晚間感到血糖下降,情緒

  即將崩壞的晚間我想他何時

  要同我說

  一個秘密要我持守

  並成為一把鎖的晚間

  我們並肩而躺,細語

  振振而指責理直氣壯的深夜我快要聽不見了



  秘密所以為秘密,從來

  因為它們不能被平靜地接受

  脫胎於日常

  並根植在非常的時刻的碰觸與喜悅

  與難以忘懷的遇合與來去

  誰

  會為了擁有另一個人的秘密而開心呢

  那個人一定不是我

  但並不明白,何以

  總讓人心平氣和地相信

  何以總有許多人希望我

  保守他們令自己感到難堪的時刻

  不能說的喉嚨,也是

  歌唱多時而生滿了厚繭的喉嚨

  也是語畢了沉默的諸般樣貌而

  疼痛的

  喉嚨。我不言不語

  而聽,而

  又再譜上午夜的不和諧音的

  那些時候漸漸變得不善安慰



  這難道不是一個

  讓人難堪的世界,我們

  用中文對談

  最熟悉的語言我彷彿又走到黑暗的湖畔

  在那裡對自己說話,我彷彿

  對著煢煢螢光的電腦螢幕

  佈告欄系統深深的

  黑

  游標在我心頭浮動,不曾位移

  拉開窗就是丘陵上委婉的風了不是

  我聽見他的寂寞,他

  守護他人而日漸變小的

  自我

  過份用力關照,而快要聽不見自己聲音的

  他原來也是個

  會哭泣的男孩



  當他繼續說著一些

  我早已經歷過的甚麼我過於明白

  自己右後臼齒的補釘

  何時隨進食而脫落了

  空洞的

  琺瑯質邊緣

  像一把刀,割著

  我的舌頭也不必

  再說甚麼話我同他道過晚安

  儘管他不是小貓我不會親吻

  不會擁抱,我說

  晚安,直至日上三竿的

  午後兩點再度醒來我將持守他的秘密

  並成為一把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