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20, 2006

narration

 

 時至今日,米亞真是恐怕已不認識自己的身體了。她褪去輕便的牛仔褲和亮橘色

T恤,換穿一襲全然黑色的彈性韻律裝,拉開門,走進久未涉進的舞蹈練習室。



 未見人跡聲響,惟聞定溫定濕的空調風口捲起了舌尖似地發出短薄的嘶噓。



 足步輕盈不發出任何聲音,走入廣袤而幽靜的空間中心,米亞輕輕地跪伏下去。

深呼吸,在不知有多少人曾經騰越又落下,甚且不經意扭傷腳踝被踩踏無數次,以

致於有些部分在日光燈打亮的反光處透出凹陷的膠質地板上。呼吸,吐納,又再呼

吸。她感受到自己的肺部有一些澱積的煙塵灰燼,長年以來廢棄的尼古丁氣息。啊

這時她在這裡,光明潔淨室內,有什麼方法可以將之洗去滌清,什麼方法可以抹除

她決心拒卻的惡習。



 日光燈熾亮整個空間,四方環顧盡是鏡面包圍,冷澈光線照耀之下從生硬寬廣的

鏡牆背面透出鋒芒。米亞以膝著地為重心支撐,緩慢地舉起上半身,抬眼間,目見

前後左右鏡中四個自己都隨她姿勢移轉而動作起來。



 她閉上眼睛。且在一次寧定的深切呼吸當中伸展大腿,往後,後尻的肌理漸趨繃

緊,拉扯間抬升,緩慢地推進往最極致的臨界角度,一把黑色的弓拉得緊了就化為

天鵝昂首,那開始是一個蜷伏的姿勢,思緒卻又在舒展糾結的擺盪之間分了岔,悠

忽錯步,踱進某個陌生房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