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7, 2006

《悠忽》

 

 在咖啡館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電腦前、網路上、奔流的是數位密碼亦

是尋索作業靈感的時間,五點半選定自己習慣待著的位置坐下,點起根菸,

伏案書寫的姿態美好舒暢,而此時窗外的氣氛卻顯得抑鬱,昨夜暴雨的氣息

尚未褪盡而日光透過雲層安靜地蒸薰,溼度隔著衣物燜出一身汗濕。



 鍵入關鍵字搜尋,閱讀,消化之後又吐出些字句。時間飛快,作業完成時

恍恍抬眼時間竟已近八點半--怎麼好像不久之前才剛穿過公館街頭忙著解

散的人群用畢一盤滑蛋牛肉飯,嚥下資訊化為報告篇章時亦想像著肚腹中那

些等待著與腸胃酵素結合的食糜在運轉著。前兩天跟朋友笑語晏晏,說我這

人消化文章的效率真格兒高,朋友頭也不抬說,誰都知道你羅毓嘉閱讀寫作

吐絲結繭的速度跟你消化食物一樣快。笑開,捧著自己吃下不知多少東西依

然平坦健實的腹部發噱。是又餓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滑蛋牛肉飯沉入身

體深邃的某處,早已無能供給腦袋臘臘燃燒所須。



 找點東西吃吧。探問咖啡館老闆和同事有沒要吃什麼呢,豆花好不,泰順

街那老頭兒賣的豆花手工傳統風味,下嚥時口舌鼻腔間盡皆溢滿了大豆香氣

,且晚上的天氣還挺濕悶,吃點冰涼甜味看能否打散夏夜滿懷包圍,順兼洗

淨剛才在字句爬梳間生升停滯,緩慢下來的思緒。



 粉圓豆花、紅豆豆花、紅豆小湯圓。在心裡默唸兩次記熟就牽了腳踏車往

巷弄的彼端騎去。幽黃路燈照亮昨夜確被洗淨了的庭院裡的樹,從圍牆裡頭

伸出指掌枝枒,溫柔拂向整條街穿行不已的人群。



 泰順街的時間過得是真也悠忽啊,婆婆媽媽都騎腳踏車,街頭巷尾短短百

餘公尺間就有兩家店吊了整個棚架的腳踏車展示,時不時在身前身後還突然

響起氣壓槍尖銳的嘶噓聲,一條狗夾著尾巴從那聲音邊上竄逃開。而正因為

狹窄街道上都是腳踏車,後座坐了幼稚園孩童的、菜籃裡堆滿了民生用品醬

油衛生紙的、把手上掛著便當青菜湯湯水水的,騎不快啊當然騎不快,搖搖

晃晃間還要留心啥時從側面巷道夯啷著跑出的另台腳踏車,老舊的煞車總是

拉出長聲嘎咿--疾疾扎入防備不及的耳膜,像極扯緊了喉頭在早晨露台上

吊嗓嚇壞鄰居睡臥中貓咪的過氣女伶。



 在這樣的場域當中,哪怕是最趕時間最無耐心的計程車司機,也只好亦步

亦趨緩行在一台台腳踏車的齒輪運轉後方。



 賣豆花的老頭兒正忙呢,手頭不停嘴巴可也沒閒著,一下綠豆湯一下粉圓

冰一下紅豆湯圓還不忘要和老顧客抬槓幾句,順道就問候關心了噯隔壁巷子

李太太最近又新帶了個娃兒,幾年來數算她手裡襁褓抱過的孩子一個個可都

大了不是,時光飛逝啊,老頭兒我也老了客人點啥子都記不牢啦,來你的三

杯冰涼玩意兒總共一萬二……我倚著腳踏車聽見了倒暗自發笑,客人點啥沒

記牢可結帳時您老可總沒忘記要乘上一百倍哪。



 來來年輕人要吃點啥呢,老頭一個轉頭向我問道。



 粉圓豆花、紅豆豆花、紅豆小湯圓。



 兩個紅豆一個粉圓哪,那我給你一碗裡頭總共兩個紅豆一個粉圓,還給你

再加上一個小湯圓兩瓢兒豆花當作我老頭兒奉送的好不?



 不不,是粉圓豆花、紅豆豆花、紅豆小湯圓各一碗哩,止不住的笑意從嘴

角邊滲落出來不曉得老頭兒動手之間有沒留意到。



 來來來年輕人你的總共一萬零五百。接下豆花湯圓我掏出零錢回道,那我

這兒一萬一還要給你找五百。別找了好不,噯你看我老頭兒工作辛苦多給點

兒小費吧。別這樣別這樣嘛這也不只是我吃,多給了你回去不好交待還是我

自己得添補哪。話畢老頭兒從零錢盤子裡揀起五塊錢,喏你的五百元,再來

再來啊!老頭聲若洪鐘,我餘光目見一旁等待的上班族青年已笑得不可遏抑

快彎了腰。



 跨上腳踏車回往咖啡館的方向,後頭隱隱傳來老頭兒的聲音:你確定是兩

個綠豆,還是兩碗綠豆……



 雙腿踏板之間,想起幾句以前寫過的詩,「有的夢遊者舞步未停,渾然不

覺自己已跳過了太陽之西,在別人的鞋子裡醒來……」遂悠悠的在唇齒邊呢

喃起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