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5, 2006

《在結核病流行的年代》修訂

 

在結核病流行的年代,疾病儼然成為隱喻

他們以肺腔血沫餵養憂鬱苞莖

細弱咳血,聲音盪在古舊的廳堂

花開在死亡鐘響的頂端

盛放書寫,與不凡的感傷--



鄉間老家陰濕的院落裡他們想像

一個轉身也能打起光亮

漂流木罅隙有陌生目光照看,喚醒

幾十年前天井最底處植下的童年寂寞

不知何時竟已發芽

未來不過魔物,不過連往黑洞繚亂

頭顱內結出只只幼嫩苞紅芽綠

飼食以思念以憂患,以

他們邁向死亡的步伐佝僂

金色花朵憂鬱地綻開

如此巍巍



遠方,一隊十人編制的樂團行進

奏響慢板圓舞:一、二三,二、二三



花朵枝枒蔓生,每個分岔都是一次傷神

睡眠與嘆息橫陳書桌邊緣

他們指掌鑲嵌上核桃木紋的色澤

寫了復又拆剪塗銷,他們殷殷探尋

關於疾病作為最後隱喻的線索

觸到最底,最底

這裡不聞鐘聲而風雨是最後的語言

他們呼吸帶血。卻不輸給雨,也不輸給風

說:「你如看到有人逆水而來

   必定是那位極端虛無的浪漫主義者

   牽著他瘦骨嶙峋的狗」



院落裡,他們又再咳出唾沫血絲

那時的感傷與疾病都過於頻繁

在結核病流行的年代

他們永恆地睡

胸腔裡多長一塊沉默的骨頭

在康復前,未能成就偉岸的死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