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27, 2006

虎跳跳《評:白堊房間》

 

 首先,我會被主詞所迷惑。



 這首詩的特點在於『他』,我注意過,在YC的詩裡,最常出現的是『我

』與『我們』,或者『你』。



 因此很稀罕地用了『他』字,可以說神似林燿德的都市散文,把書寫者和

作者抹銷到極其空白。純粹讓俐落客觀的語言佈置房間,沒有一絲贅字,畢

竟這也是詩,同時也是林燿德某些散文的特色。



 所以後三節的句子在『你』與『他』之間跳躍,一下是擬出對話的『你記

得嗎』,一下是疏離冷然的『他』,又有自述的『他』,我必須說在自述他

這句,『寒涼的』三個字是整首詩最主觀認定最像形容詞的辭彙。



 鏡頭(距離)一開始是很抽離挑空地表達了心靈的宏偉志氣,和宇宙(時

空)的宏闊氣象,陽剛雄偉。第三節的『綿延』串連『匍伏紫色花莖』,倒

是暗含撫媚,可以說這是羅毓嘉的意象,恰好嵌入在林燿德的遭遇上頭。那

些攀附在心臟上頭的冠狀動脈與靜脈們,衰竭的時候……。不過我根據資料

只知道林燿德是心衰竭死的,他死之前是因缺血性心臟病而會心絞痛嗎?要

精確洗鍊臻於若林燿德般的科學理性語彙,這是我的一點微不足道的疑問,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林燿德死之前病程的症狀和特徵是怎一回事,心衰竭有很

多原因。



 後來第三節末,好像突然介入,『你記得嗎』像音符一般的語音,外顯了

對話的特質。所以,『無色的……隕石』轉下句『鋼鐵……中嘆息』之間的

『他說』,在長句間製造了複沓的效應,然後轉成『而他寒涼的愛情與字句

也是』,我不敢說這樣過於牽強,倒是令我錯愕。嗯!倘若扣著『情詩』,

我或許可以想成這單節單句單薄的『他』,強調著那些所有關於愛情關於字

句組成的歷程,都在為時間嘆息。原來青春期已經過了這麼久,那此時此刻

又為哪些事物一唱三歎而不能自己呢?



 『無色的夜裡黑豹躍過河床像震懾於闇之光的隕石』事實上,黑豹本身就

提示了夜的顏色,但這個鏡頭去掉背景恰好可以聚焦在動態的黑豹上頭,同

樣是鋼鐵蝴蝶的變形,既然有河床可能就提示了生死分野,此岸彼岸。所以

死亡令人震攝,如同沉默的日蝕,詩人化身為隕石,繼續穿透死亡的表層,

如果死亡只是到外太空漫遊。



 那些散潰的粒子們。



 轉入最後一節,『至少你知道』,寒涼的……哀愁的……都是作者主觀的

。事實上,為時間嘆息云云也是外加,但相當接近,無疑有他。可是突出的

『哀愁』顯然過於扁平,預先把可能的開展鎖死在一個方向,卻忘了『繁衍

』『華麗的想像力』是有無限的可能。因此『生機』和『死亡』並存,矛盾

卻又製造張力。



 末節四句的鏡頭突然湊近成『你』,邀請讀者與、尋求共識、或招喚挑

選,不知是刻意的安排或另有目的,顯然與整首詩的冷冽肅穆出現明顯差距

,讓時空驟然跳到此時此刻。如果不是刻意去分析句子,還真會被主詞搞混

。另一個我以為的方向是,這『你』又回到了自己對自己說話的『你』,讓

這裡角色變換有點無所適從。



 年輕詩人一下就換了好幾種角色,讓我又想到了一次變裝秀,如果這真是

到『隔壁的房間』的方法之一,但顯然最後仍有堵『不瞭解』的心靈之牆。

所以詩人的解套方法究竟是『聽聞他無光的呼吸』?瓜瓞綿綿的繼承?無垠

中盪開的的想像力,似乎有些綁手綁腳。



 「大人虎變,君子豹變。」



 未竟之語有待補白,繼續咀嚼。好詩。



=================================



《白堊房間》



「整座世界如此宏偉,要從我的頭蓋骨裡迸裂出來。」

                     ──林燿德,〈一九九○〉



擅寫預言的年輕詩人自白堊紀始蟄伏房間

堆垛語言成巍峨宇宙,在奏響金色年代的晨鐘之前

他豢養鋼鐵蝴蝶,片下臟腑喉舌片下

都市空寂的聲音且餵飼蝴蝶以短暫時間

肢離歷史的血液骨脊再重新組起。他咬嚼生命,吞嚥

造就了悠遠的,人類的詩



都市裡古老詩篇盤坐早無以抒情

落雨時刻文字與驚雷相依,弦跨坐弓上集中姿態

火箭裡裝填未來詩句向外太空發射

擊破整個年代空洞的聲音──



年輕詩人任腦神經在房間裡持續綿延

盤理整肅七○、八○、九○,諭示○○卻未及完成

心臟擰痛適才平息,寒氣竟已隱隱四起

他閉上眼睛。

此時情詩緩緩爬過都市叢林的格紋,神張開右手掌心

蝶蛹在他頭骨裡脫蛻、展翅、撲打復又凋落

終端機螢幕上鱗粉斑駁,火與光鏗鏘昂首,雙生他響亮姓名!

清晨醒來,詩人聽聞窗外練琴聲斷續

聽聞骨節喀喇音符錯落徘徊,他問:你記得嗎

無色的夜裡黑豹躍過河床像震懾於闇之光的隕石

他說,鋼鐵蝴蝶在夢中飛行且為時間嘆息



──而他寒涼的愛情與字句,也是



詩人端坐房間,自白堊紀直至世紀末黃昏

任憑他關於文明的華麗想像力在時間裡繁衍

以文字為刀鋒肢離整個年代

即便不瞭解他的哀愁是怎樣一回事,至少你知道

書寫於他不過拼湊命運迷宮的零件

死亡絮語十年飄搖如城裡鋼鐵蝴蝶的棲息

昂然抬眼,在那裡,請你聽聞他無光的呼吸…

 

2 comments:

  1. >咦...?

    是你在評論林燿德的詩?

    還是有人在比較你與林的詩(因為文中YC係以第3人稱出現)?

    對於我們這種門外漢而言,

    看評論比看原詩更引人入勝

    故對於有些艱澀的詩,

    還真的需要有人引導

    或許你可以在網路上開班授課


    ReplyDelete
  2.  

    我個人對評論沒有太多興趣,但我很高興

    自己有朋友願意為我不甚成熟的《白堊房間》作評

    而《白堊房間》是一首

    我向自己喜歡的詩人林燿德致敬的詩

     

    (如上文末所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