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23, 2006

《夏季》

 

此時不以薔薇般的語言彼此探問

也知道,噢親愛的,你在煩惱些什麼



蔚藍海灘、白色砂礫

丟擲青春--在碎浪頭彈跳七下,兩隻手

隔著掌心的間距分離再感受不到溫度

淚水滴進海裡讓眼睛更加鹹澀

預言失準且居無定所,不知何時降落

說好了要把小指緊緊交扣

地球在風中寬廣地自轉直至末日

夏天,為手機換上最適合此等風色的吊飾

撥不出的號碼還停留在耳朵

凋萎是冬季的爭執、對峙、戟指

也知道,薔薇花瓣頂住懸崖邊緣的風持續綻放

指腹仍自挲摩彼此優雅的聲音

一種

深沉的共鳴



冷氣風口相偎,曬紅臉是昨日的花



「親愛的,你在煩惱些什麼

 記憶是軟木塞封存

 最好年代釀出最好的酒」

 

2 comments:

  1. 蔚藍海灘、白色砂礫

    給人一種很悠閒的感覺

    應該是愉悅的



    但連這樣的美景,

    看在作者的眼裡卻還是溢出濃濃的憂鬱






    ReplyDelete
  2.  

    而我用以獻祭的是自己已經過去的青春

    記憶裡那些場景都幾乎要模糊了,仍然記得的部份

    卻是最細瑣的碰觸與溫度

    他的嗓音,他的笑容,雙手,語調

    都還在記憶裡鮮活地跳動著啊那年夏天

     

    記憶相隔整座盛夏,在光年以外

    是最好年代產出葡萄所釀最好的酒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