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23, 2006

2006/06/23

 

都說,這樣的生活相當平順毫無波折,而我又為什麼感到悲傷?



而這裡是風口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沉默不語,

迎面而來的氣流吹拂髮絲肌膚,

幾乎,站在上頭也就感受到鄰近懸崖邊陲強大的地心引力,

什麼東西正在墜落下去無法推測何處是底,

你安靜抱擁,和以前一樣相當堅定溫和,你的心、你的雙手啊,

都在。兩層樓高的天台上咖啡被風吹得涼了不再入口生辛,

為你煎好的荷包蛋與法國吐司要不要再加上一點奶油,

餵養著日益肥胖的身體,我和你,相濡以沫,以夢想未來好嗎,

站這風口邊緣,頂住迎面生冷的光亮與荊棘飄搖,

末日薔薇的花瓣也都給吹得枯萎了--



還以為,以為可以延續很久很久的情緒什麼時候斷了,

某個早晨起來看見你的側臉就讓我害怕,夜半翻個身也要人擔心,

啊在晨起沐浴之後出門,推開城堡的牆垛而離去,

我再怎麼呼喊也喚不回你的靈魂,你的溫度,你的話語包圍。

剝落的磚瓦從懸崖邊緣無止盡地飛墮,

時光消蝕,幾個月這樣過去了,我的熱情掉入黑洞,

曾經一起走過的街頭,一天一天漸變得益發冷清,冷澈。冰涼。

像極了記憶中,那只不曾脫下的白金戒指。



有的話沒說出口便已毀壞,

我站在你面前,發現有些話再無法輕鬆地說出口。

語帶保留的是你還是我呢,一些隱瞞與不透澈的保留,

看見你又看見自己,你問,為什麼閃躲。

我無法像以前一樣簡單地以漂亮謊言搪塞,

啊在愛與不愛之間赤身浸坐於汗水之中的我們距離多近,

卻又好像已經離得很遠很遠了。



對不起,我不像初識之時的我那樣乾淨、透明了。

對不起。

 

4 comments:

  1. 感覺你們的感情似近還遠,

    是肇因他總是感覺他已經老了嗎?



    有時看看異性戀,雖然生活也是平順毫無波折

    但會有小孩帶來的歡娛來移轉及淡化彼此間關注焦點,

    然而同性間卻無,故同性間感情較難維繫長久,

    可以這麼說嗎?


    ReplyDelete
  2.  

    問題出在我身上,就像上頭寫的

    生活平順而毫無波折。我應該要滿意於這樣的生活

    卻又妄念著什麼呢

     

    這段感情當中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給他了

     

    我又為何仍然感到微微地憂傷?

     

    I am sick for sure。

     

    ReplyDelete
  3. 我現在的生活跟你一樣平順而毫無波折

    卻仍妄念著什麼呢



    看到你的感情生活

    雖然波折卻又豐富

    我倒感到微微地憂傷

    ReplyDelete
  4.  

    我亦擅長傾聽,如果你、你、你們,願意訴說的話。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