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8, 2006

narration

 

 他斟滿一玻璃杯的水,在餐桌旁坐下,且拿出一組迷你型的釣竿、魚鉤、

綁上釣線。往玻璃杯裡頭小心翼翼地放下魚鉤,頭頂的美術燈安靜打亮,放

射出柔煦溫度,杯子兩側介於透明不透明之間的曲線遂在燈光下顯現出來。



 「都市人都拒絕做夢,都在假裝善意地無病呻吟。」他低低地說。



 像在垂釣星光。那時候夜已經很深、很深了,杯口毫無動靜,他沉吟半晌

,伸手就把夢順勢裁成上弦月形狀作餌,「水認得水的語言,想釣上帶著月

色迷濛的夢境,就只有這個方法。」盤整好剩下的尼龍線,確認小型冷凍櫃

的溫度指針對在正確的位置上,在餐桌前靜止,屈身,他想像著,一杯子滿

滿盡是躍動的星光。



 「而這樣很好。當星空從海底浮昇出來,幸福也就不遠了,」他說,「有

一次我也是這樣坐著,眼見星星奮力掙扎就要溜走,趕緊伸出手去要抓牢啊

,卻被夜色流落在後頭的尖銳尾巴給刺傷。」表情裡頭溫和的光線,快讓人

分不清楚究竟是月光柔美,還是他如斯敦厚。



 他彷彿看見天狼星,在杯底接縫的交界處隱隱發光....



 「我的記憶比你的憂鬱清晰,」他揪扯著線,「其實是夢哺育了你。」

 

1 comment:

  1. 我想,都市人各做各的夢

    學生的夢可以是理想的,自我的,不在乎別人的想法

    上班族的夢卻是現實的,自利的,必須常常看人臉色

    常常,上班族認為學生愛無病呻吟

    然而,學生認為上班族盲目地作繭自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