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   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嬰兒涉過淺塘》;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多次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以及《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   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29, 2008

《遙想書》

 

「在二次世界大戰歐戰結束那天,太陽升起時……

 那是個可怕的狄斯奈樂園,裡頭沒有一個人是可愛的。」

                  --馮內果《藍鬍子》



沒有人開啟戰爭,沒有人從村落中離去

但孩子們為何在火燄與絲絹間迷失

誰阻我道途,我必與之一搏

邊城星月持續微笑,告訴我

上帝的右手有文字,左手有黑夜

眉心

有一顆痣。

預言者定要仔細耕耘他的鄉愁

祈求四個月候補一張單程機票



飛往湖畔。水藻蕪生的湖心之城

父親們在那裡為孩子與軍服欣喜



而枕著左手的夢總是哀傷

枕著的左手圈養一片楓林

枕著的左手怎也有座火紅的秋季--

給西風一勾

一扯,

散了。接下來若有晴天

我思念起枯枝、雪印、灰泥

阡陌,應是屬於熱帶的字辭



直到太陽又再升起

我親眼看見二月建起的高樓在火燄中坍塌

又如斷肢的軍人般奮力地站起

但它沒有髮鬢,它沒有睫毛,沒有

鬍髭在四面雪崩的牆上憂鬱地生長

異教徒的神像已被悄悄抹去

是魔性與靈性的對話

是塵土與青柳,一種分裂的雲系

與天空

與曼陀羅與楓香形成對比

植物拋撒種子如我拋灑陌生女子的乳汁

霍香薊與早春同聲散開

鹽柱再不受捏塑的樣子



撒旦在狄斯奈樂園中行走,折斷自己的角

裝飾羊皮紙繪製的畫像

恐怖的光,從他眼裡折射出來

誰會是第一個注意到他的人?



當時審判我的村人,如今到了哪裡

當時我竊竊於夜裡釋放精靈的城垛

啊,咒詛之城,可愛的

浮在洪流之上的芝加哥人--

此後,相戀的信徒們皆以斲下的斷指起誓

接下來,還有一位女人

帶妥鮮花與男孩上神廟

她看來馴良,謙恭,且敬畏與純潔

男孩則神采奕奕,意志高昂而堅強

除了面具,他們

不信仰其餘事物。

上帝啊,

誰會是第一個注意到你的人?



上帝。我對你一無所知,宗教--

人們需要祭典,都需要制服與手杖

矇眼者在城中四處遊走

需要笛聲法螺指引方向

分辨敵人與情侶的差異

雙掌交握,或

手持剪刀奔跑

分批進入葬列。

溝渠散發一種長久等待的甚麼之氣味

數日的大潮過後,密西根湖是黑色的



昨日如大雨洗滌舌尖

戰爭過了,總要有人收拾善後

開啟戰爭的人早已將屋瓦掃盡

但一切仍些微地移動

孱弱的肩膀相互靠攏

向半啟的日光,向熾烈的早晨吐出陣陣硝煙

檄文反覆填滿同一筆姓字

暈染我不存在的居留證甚麼都模糊了



故事寫到港邊而草草結束

我終仍要泅往明日的惡水

乘下一艘船離去

情人啊,

誰會較我先認出你的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